狼王殿下

圈名狼王/渡鸦。RWBY.DC大坑.又陷入阴阳师邪教【...】萌新偶尔写文.

绿红三十题。CP向。偶尔走正剧?


1、从外星带来的小礼物
2、配合默契的人形自走炮台
3、日常巡逻任务
4、急性子的潜伏任务
5、目送对方在瞭望塔上离去的身影
6、独自一人遥望夜空
7、星星间的距离
8、觉得太孤单于是养了一条名叫Hal的金毛犬
9、日出之前的绿光
10、没有搭档的外星战场
11、毫无预兆的回归
12、日落傍晚的海滨城
13、噩梦惊醒后的安抚
14、日常吃吃吃
15、被迫乘坠机天才的飞机
16、共同宇宙旅行
17、小时候照片里的意外身影
18、不擅喝酒的小警员
19、一起乘过山车
20、互换戒指
21、碧绿的玫瑰花
22、正在庆祝唯一一次打败Flash的无赖帮遇上了一个愤怒的灯侠
23、三代绿红的"家庭"聚会
24、睡觉时不慎具现出梦中内容
25、生病时失控的神速力
26、在太空里的不可描述之事
27、战斗时不慎亲到对方
28、渴望成为灯侠的极速者
29、从太空俯视看到地球上一个巨大的爱心
30、梦中的婚礼

The Last Hug.

一篇像自述一样的文。AB向。刀。



永秋之森,红叶漫天。


不知是什么信念驱使我到这里来,大概是因为记忆里的最后一丝情愫吧。等穿过这片森林,我就要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永远地离开Vale。


几个月前,在我所读的信标学院被戮兽所入侵。在去支援食堂那边的路上我遇见曾经的导师,Adam。为此我连累了我的搭档。猎人的职责是保护他人,但是我没有做到。我再一次逃跑了。


站在断崖边俯视山间蜿蜒曲折的铁路,寒风吹拂着自己的衣摆下沿。远方传来火车的汽笛声,是时候做出了断了。


"My little cat,why are you sitting in here?Are you waiting for me?"


瞳孔骤然缩小,多年战斗的经验使自己下意识往旁边跃步离开原来的位置。所幸男人并未显示出进攻意图,他依旧抱臂拿着自己的爱刀,悠闲地靠在树干旁朝自己露出一个微笑。


"My love,你为什么要逃避我?是因为上次那个金发美人的下场吗?不,我绝对不会那样对待你,我只会砍下她的头颅,作为胜利的旗帜挂在高处迎接你最后的回归。"


眼底燃烧起金色的怒火,既然自己即将离开这个生活已久的地方,何不再尝试背水一战?咬咬牙毅然决定发起进攻,握住背后的刀柄就箭步冲上前,挥刀拦腰砍向对方。


"Kitty,看看你自己,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容易情绪化."


黑与红相接,刀刃处磨起一片火花。自己在蛮力上绝对是硬拼不过导师的,僵持几秒后向后跃出一大步,自己留下的残影瞬间被斩成两截。


这样消磨下去不是一个好办法...。站在断崖边焦急地思考着应对的计策,同时听到了火车的汽笛声。大概有办法了...


"战斗时不能开小差,亲爱的,你在思考什么?"


恍惚中听到呼啸的风声,黑红相间的身影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暗红色的刀轨直击向自己腿部,来不及多想便纵身跃起躲开这一击————随后胸腹就承受了一次野蛮的撞击,伴随着自己的惊呼声从断崖上坠落下去。


视野里天旋地转,我凭着猫属弗纳人身体优越的灵活性,翻身在空中找到平衡点,同时向下开枪将枪镰模式的跃影飞绫借力朝Adam的手腕掷去——那里没有居合刀锋芒的庇护。而我则在空中继续下落。


我想我成功了。


手中的缎带猛地拉紧,借着向上的弹力,我摆脱了地心引力成功往上飞起一小段距离。虽然离飞驰的火车还有不少高度,但这总比刚刚自由落体下来要好多了。起码我不会摔死。


掷出去的武器如愿以偿地回到了我的手里,余光瞥见崖壁上有一溜红尘直往下冲。我不敢多想,再次翻身,用打刀牢牢插入车厢的顶端,保证自己没有摔下火车。


攥着刀柄的手心已经渗出少许汗水,站起身喘口气,把自己从刚才惊险的一幕中拉回神.——不料的是立马听到背后有重物落上车厢上的声音,伴随着那该死的金属摩擦声。


Blush朝我射来大量的子弹,我不得以用一个前翻滚同时在身后留下残影挡下这些致命的小玩意。我转身用枪镰的密集射击回报他的子弹,虽然我一直觉得自己武器盲射性能挺不错,但看见他那片密集交织的血色刀光,我觉得我得好好改变一下注意了。


我向着火车的前段奔逃,那边连着一块装载着尘晶箱子的车板,和他上次一刀解决不朽大和的地方一模一样——摆放箱子呈现出四个倒L型,分别对应车板的四角位置。或许我可以打开箱子用尘晶来弥补我的战力,但身后的开枪声让我打消了这样想法。


转身侧跃躲开射向自己的子弹,反手拉拢跃影飞绫的缎带,用枪镰向他甩出攻击。闪着寒光的刀刃划出优美的弧线,却一次次被凋零的锋刃所抵挡住。


在我松手释放出一截缎带以加大它的攻击范围时,意外发生了——Adam在将我武器击回来的同时回刀斩断了缎带。


我失去了武器。


惊异看着枪镰牵连着一截缎带划过我的头顶,时间像是变慢了,我连它飞行的轨迹都看得清清楚楚——然后它远远地扎入尘晶箱子的上部,就位于车板左上边那个倒L的一竖那里。


"啊——!"


小腹受到了狠狠的一击,失去落脚点的我坠向身后的车板。然而这还不够,在空中我再次受到一击拳击,正中胸口。


"咳呃......."


我难受地跪趴在车板中央,一阵反胃——像是要吐血一般。使劲眨了两下眼睛看清走过来的人,随后就是一记凶狠的耳光把我扇飞。


头部猛地撞在箱子上,浑身疼痛。这太难受了,简直是煎熬,但是没有人能来拯救我。


强忍剧痛睁开金色的眼瞳,Adam俯视着自己,还带着那该死的笑容。


"Kitty,我和你说了多少遍,不要离开我。"他笑着将潮红指向我的左眼,黑洞洞的枪口传递出死亡的气息。


"只有这样,你才能不离开我了,永远不会再离开我了."


"你是我的爱徒,但我留不住你,我别无此样."



爱徒吗...

那就,

让我给予你最后一个拥抱吧。


曲膝蹬地突然发力,猛地扑向他的怀里。


Only a hug...the last hug.


左手紧紧抱住他,右手牵住箱子上那一截断裂的缎带,勾来枪镰后再次抱紧他。


Goodbye.Adam。


枪口抵上他的背部,直至心脏。


开枪。


他似乎早就预料到这发生的一切,在自己扑向他时只是单纯接住了自己,就像小时候受到欺负的自己泪汪汪地扑向他。


你终于长大了.我的Blake。


Adam的嘴角牵起一丝笑意,随即一丝鲜血从他微笑的嘴角流了下来。


死在你手里,我也是死的值了。Blake。


他轻轻呼唤自己的名字,同时用手轻抚自己的头顶,丝毫没有刚刚打斗时的狠戾。


我爱你。


嘴唇上有股淡淡的血腥味,而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直至对方尸体沉重地往地上倒去,才明白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为什么...为什么?!


眼泪涌出眼眶,打湿了他的西装。松手任凭武器哐当一声掉在地上也不去捡拾。


Please... please wake up...


发疯般摇晃着他的双肩,一向有问必答的导师却不回答自己。眼前掠过他昔日的音容笑貌。是如此的鲜活。


Adam...


泪流满面,抱紧对方深深地将脑袋埋在他的胸前。


The last hug.



站起身,解开自己的黑色燕尾服。单膝跪地将它轻轻盖住Adam逐渐冰冷下来的遗体。


最后的羁绊了却了。


带走他的凋零与潮红,从此远走他乡,别无挂念。


【RWBY—Blake Belladonna】【存自戏】



Yang xiao long,stand down!!


.......


【回到寝室后翻身爬到靠右的上层床位,交叉双腿盘坐在自己的床上。欧布勒克博士向队友大声喝止的声音在脑海里久久回荡无法消去。Yang是自己的搭档,她是一个十分乐观的人,对各种事物都很热情,但是她为什么会做出那种事...在维特节上已经将对手击败,却又突然攻击对方,这一却都显得十分不可理喻。】【转头看见枕头旁边的日记本,窗外吹进来的微风将它的封面轻轻卷起,似乎想要告诉自己什么事情。目光一暗,伸手拿起笔记本随手翻开。像是了解自己似的,伴随着哗啦啦的响声,纸张被翻到了那个画有导师背影的一面。】

Adam...【轻轻念叨出对方名字,伸出指尖仔细地拂过纸张边缘,在追随着自己最初的信念加入白牙组织后,Adam就成为了自己的导师。他对我很好,把各种战斗技巧都教给了自己。我原本以为,我会和他一直并肩作战下去,直到弗纳人获得真正的,不受压迫与剥削的民主与平等——可是,到后来,我却发现,白牙组织越来越偏离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在新的领导者上台后越发越明显。于是我脱离了队伍,来到了这里。】【合上笔记本,转头看向阳光明媚的外面,信标学院的一切都显得是如此的平静安宁,希望这不仅仅只是在表面上的平静。落叶从树上脱落,轻飘飘地在空中打了个转儿才落到了地上。】


[Blake,it's time...]


【听到Adam的声音瞬间反应过来,瞳孔骤然收缩成一条缝,突显出自己的猫特征】啊...?【定了定心,从幻听中反应过来,这不过是自己的错觉罢了。也对,在那次任务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了。或许,他还一切安好吧....。从遥远的回忆中醒过来,将怀中的日记本轻轻放回原位,刚才的一切好似从未发生过一般。估摸了一下时间,大概她们快回来了,怎么说,自己都还是得去看看搭档一下的。】

【翻身从床上灵巧地一跃而下落在地上,隐藏在蝴蝶结中的猫耳已经极其灵敏的捕捉到了走廊外面的脚步声。拧动手柄打开房门,朝队友们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欢迎回来。




=========第一次磨Blake皮写自戏,求戏评========


Merry Christmas

听说今晚有圣诞老人送礼物噢.——

晚自习写了篇文.勿槽.以及我从不发刀...。不喜勿点.脑洞大开系列#.

















                        Merry Christmas



下雪了.


纷纷扬扬的雪花从天空中落下,飘扬在这片宁静和谐的天地之间.整座城市被雪花点缀成了圣洁的白色,街道上亮起来暖金色的灯光倒是为此添上了一层暖意.


一片六边形的雪花轻柔的飘落到某个TF蓝色的护目镜上,他伸出指尖,将其轻轻抹去."你知道吗,Soundy.在停战后我已经好久没有在赛博坦看见过下雪了."爵士轻巧地绕过一边的声波踮脚转了个圈儿,护目镜愉悦地闪了闪."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明天就是圣诞节了.那可是蓝星人的一个重要的节日呢!据说会有圣诞老人从天上下来,带给人们属于他们自己的礼物...hum?"


前虎子情报官伸出一根手指竖在面罩的中线上,示意他不要讲话,同时抬起左手指指自己的音频接收器再指向深蓝色的夜空。爵士疑惑的歪了歪头,随即打起战斗时的精神仔细地聆听外界的声音.


叮铃叮铃......


细微的声响透过漫天的雪花传入音频接收器后,很快就消逝了.


———————神奇的分割线【误】——————


"Six...快点,我们还有好几个城市还没有去过呢."小急救坐在一架雪橇里,身后是一大包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礼物,加起来足以抵过十个他本人。而他前面则是一只绿白相间的狗——噢不,是狼,一只会飞的雪橇狼在帮他拉雪橇。


"...这样真的好吗?"六面汪转过脑袋望了身后的"圣诞老人"一眼,脖子上的铃铛叮铃叮铃直作响,他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当然好啦,特尔斐医疗站难得放一次假,就带我来赛博坦玩玩呗。看,为了传说中的圣诞节,我都帮你做了改装了。现在你连狼形态都能飞,多好."小急救满意的拍拍手,待六面兽降低高度歇息在公寓的窗台上后就从身后的礼物袋里拿出一个小礼物放在窗口上."Happy Christmas!~"


清脆的铃铛声从雪夜中逐渐远去.不知道第二天有多少TF会发现来自圣诞老人的祝福呢.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心觉得狗拉雪橇好好玩hhhh以及小急救配色好像圣诞老人!!都是红白红白的!!就当是送给媳妇的圣诞贺文!~☆走走走我们送圣诞礼物去!汪唧!!~


【遥战音风】巡航(睡前十分钟写出来的真·短文)



         一架米格29从夜空中呼啸而过,旁边还跟着一架涂装银白带蓝的F15。


      这样真好...能跟他在一起...如果这样能够永远下去的话...音啸这样想着同时加大了速度紧紧跟在侧风旁边。疾走指挥官难得的给部下们放了整整一天的假,博派也是如此。


      "嘿,我说你这个霸天虎,把我约出来就这样好了?"对方的声音传入自己的音频接收器,沉默思考了片刻后给出回答."不然还能怎样,小队长?"身旁的米格29像是挑衅式的朝自己突然靠过来,差点撞到自己的机翼尖端."哈哈哈哈哈哈,不如我们竞速吧!"说完侧风便加大了引擎输出功率朝前飞去,丝毫不等待自己."喂——你刚刚那样很危险的...好吧。"音啸无奈的叹了口气同样加大速度直追上去。两架战机一前一后的消失在了深蓝色的天际。唉...这有什么办法呢?自己依旧喜欢着那个桀骜不驯的小队长。

    


【六急cp向】玫瑰花束(文渣写给CPer,为了七夕虐狗xxx)

        急救员正躺在充电床上睡的迷迷糊糊,突然感觉有什么湿漉漉还带着些少许温度的东西在prprpr舔着自己面罩.


        "唔.......?"


         小护士在一团迷糊中只好上线,偏过头微微亮起光镜打量面前的谜之生物.隔着蓝色的护目镜调整了好几次焦距才看清是一只白绿相间的狼形生物趴在自己床沿边一边吐着舌头一边还在哈哈哈地不停的换着气近距离盯着自己。


        "...噫?!六——面——?!!!"


        在反应过来的瞬间小急救一手按上枕边的专用的打狗扳手,还来不及对自己面前的六阶汪进行发火,一束被包扎的挺好的花束便戳到了自己面罩上.还算及时地制止了想打人的行为。


        "这个是什么....金属花吗?"

       

        迟疑了一下抬起另只手接下了花束,放到护目镜前观察分析了花朵片刻,CPU里的联想芯片突然蹦出来了一个词:玫瑰花?。看起来那群到过蓝星的同僚们知道这种东西,面前的六阶长期游行于星际之间或许他也知道。


         "啊...谢谢你啦,六面兽。~"


          放下扳手宠溺地摸摸飞狼的脑袋,突然记起来这个常年充斥着暴风雪的星球上并不会生长出这种花。这家伙...一定又是去外面飞了.这样想着伸手摁住六子半趴在对方背上拨开机翼检查——果不其然,卡在缝隙里的冰渣子还没完全化掉。


         "嘿,你又———欸?!"


        来不及反应身下的飞狼一个扑蹿同时完成变形把医生摁在床上,血红的光镜直直对上蓝色的护目镜。"没错,我又乱跑了,还有,"六阶的声线冷漠的像是在发布一条毫无情感的命令,"我喜欢你."

       

        "喜欢?喜欢就喜欢嘛."


         呃...没答对吗......原本以为回答完对方的话后对方会从自己身上撤走——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并非如此,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六子把头低的离自己更近了...几乎是口罩对口罩的情况下小急救急的差点大叫出来,思考了半塞秒后再次回答——


           "...我也喜欢你!"


【遥远战场同人/音风】相片

啊...第一次写文求不喷...qwq....


—————————————————————————————

  在一片寂静的虎子基地里漫无目地晃荡直至踏上外围的观测平台后,音啸对着夜空里闪烁的主恒星发了将近一个循环的愣——不知道是为什么,最近的自己老是心神不定,像是有什么东西顾扰着自己.唉,也许是最近忙得有些过头吧...虽然自己想着是这样却仍旧黯淡下光镜,决定好好清理一下记忆扇区的情况...


     ———近十个循环之前———

     正斜倚在墙上低头思考着最近的任务,突然被一记大力拍肩打断了思路.抬头一看,站在面前正是自己的僚机。".......有什么事吗,雾焰?""看起来你闷闷不乐呢,"金红涂装的小飞机对着自己愉悦的笑起来,"不如我们去外面飞一圈?~"不等自己答话雾焰便转身向基地大门走去,虽说自己挺讨厌他人打断自己思考,但作为僚机只得快步跟上去。变形,起飞。

     以音速突破极速星的云层后两架战机一左一右飞行在高空里巡航。"最近看上去你状况不太好呢,告诉我,音啸,发生什么事了?""什么也没有,或许就是一点抑郁罢了...""那你可得注意了,实在不行就去找夏浪医生看看吧,要不去地上玩玩?"依旧不等自己回答,位于左侧的飞机一压机头迅速往下俯冲,自己无可奈何的干笑了一声也只好跟着对方破开云层俯冲下去。

       在空中完成变形后直接落在地面上,四处张望发现这里是一片早已遗弃的废墟残垣,在没有看见汽车人的踪影后逐渐放松警惕下来."咳...我说僚机,这里既没能量块也没货物,来这里何用....?真是不懂你们的想法..."叹口气蹲下身举起一片残骸看了看随后用力抛远,偏头一脸不解的望着不远处的雾焰."这里可是上次交战的主战场啊,虽然我也是听长机说的,不过来看了看怀旧一下也好呢。~"看到僚机轻松舒展了一下机翼自己也没什么好回答."呃...?"突然被一抹反光闪到了视野,看上去像是一张类似于相片的东西,一边疑惑战场上怎么会有这个东西一边将其捡来收入暗匣——


"音——啸!"

"干什么!?"突然被身后传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迅速从回忆里转到现实.回头一看,果不其然,还是雾焰。"...我不想吓到你,但是,这么晚了,你得去充电休息了啊。"看着僚机一脸对自己感到心疼的表情赶紧点点头接受对方的好意。"好的,明白了,你先回去吧.谢谢关心。"凝望对方默默离去的背影后突然记起了什么,伸手从暗匣里拿出那张相片仔细查看——画面上有好几个笑得十分开心的机,仔细的话能看出他们机翼上的博派标志,"hmm...博派吗..."自言自语了一句撇撇嘴继续观察,照片里的他们看上去像是一个团队.最中间那个戴着蓝色护目镜和白色面罩应该是队长了.这么猜测着转过相片扫了一眼背面,勉强把队长的名字给拼认了出来——Crosswind,侧风。缓慢的重复了一遍对方名字然后笑着把相片收入暗匣,莫名感到自己轻松了许多——是错觉吧——昂起头望向夜空最后看了一眼遥远的主恒星然后转身离开平台回到自己舱室里去充电.